新闻频道

你的位置:佛山市佛航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> 新闻频道 > 利润下滑,宁德时代还能打吗?

利润下滑,宁德时代还能打吗?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11:13    点击次数:201

风物长宜放眼量。

作 者 / 蓝 山

编 辑 / 小市妹

作为创业板"市值王",宁德时代的一举一动总是牵动着市场和投资者的神经。

一季报显示,宁德时代 Q1 实现营业收入 486.78 亿元,同比大增 153.97%,但净利润有所下滑,为 14.93 亿元,同比降 23.62%。

很多人抓住这一点做文章,试图放大市场的悲观情绪。但从投资的角度出发,这种做法既不可信,更不可取。

1

穿透迷雾

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动力电池企业并非自身经营出了问题,而是在为整个电动车产业扛伤害。

电动车的主要成本在动力电池,而电池的主要成本在正极材料。按照正极材料分类,目前动力电池主要有磷酸铁锂(LFP)和三元材料(NCM、NCA)两种。

根据之前业内的统计,每 GWh 磷酸铁锂电池需要使用大约 520 吨碳酸锂,而三元锂电池大约需要 620 吨碳酸锂。三元锂电池还需要镍和钴,以目前主流的 NCM 811 型电池为例,每 GWh 大约需要 750 吨镍和 100 吨钴。

2021 年至今,锂、镍、钴等主要锂电材料开始无底线涨价。

数据显示,去年碳酸锂价格大幅飙升了 425%,镍和钴的涨幅也分别高达 20%、80% 以上。

进入 2022 年,涨价趋势不仅没有得到缓解,反而愈演愈烈。

Wind 数据显示,国内碳酸锂价格从年初的 28 万元 / 吨最高涨至 50 万元 / 吨,镍价从年初的 15.5 万元 / 吨最高涨至 25.6 万元 / 吨,钴价则从 49 万元 / 吨最高涨至 57 万元 / 吨。

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让上游企业赚的盆满钵满,以赣锋锂业为例,其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增了 640.41%。

但这却给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。

根据兴业证券的数据,2021 年至今,磷酸铁锂电芯的成本大幅上涨了超 90%。而这部分代价总要有人承担,要么产业链吃进去,要么向下转嫁给消费者。

现实是,动力电池企业默默承担了下来。

为了不伤害下游整车客户和终端消费市场,2021 年,电池企业几乎并没有将成本压力继续向下传导。但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是,自身盈利能力受到极大伤害。

事实上,早在去年三季度,就已经有部分企业出现业绩下滑、甚至亏损的情况。根据公开资料,2021 年第三季度,欣旺达亏损 2.5-2.6 亿,孚能科技的单季度亏损也高达 1.94 亿元。此外,国轩高科、鹏辉能源等公司 2021Q3 的毛利也分别同比下降了 59.98% 和 34.69%。

得益于全产业链布局和技术优势,宁德时代在成本控制上显著优于业内其他友商,因此去年公司在上游大幅涨价的背景下依然高歌猛进。但随着今年一季度锂电材料价格"失心疯"般地上涨,宁德时代也受到了波及。

根据最新披露的一季报,宁德时代 Q1 营业成本大增 198.66%,高于同期营收增长率,致使利润出现下滑。

作为创业板举足轻重的一家上市公司,宁德时代的一举一动自然备受关注,外界很多人揪住公司盈利下滑这一点不放,其实根本没有这个必要。因为这并非宁德时代一家的问题,而是整个动力电池乃至新能源汽车产业共同的痛点。通盘考虑行业整体所面临的困境,能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交出这样一份答卷已实属不易。

更重要的一点是,情况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首先,随着一季度车企纷纷上调售价,整个电动车产业链的成本传导彻底打通,电池企业无需再为行业做出牺牲。3 月份以来,电池企业的盈利得到很大程度的修复。

其次,随着后续产能的释放和国际环境的改善,上游原材料的涨价也已接近尾声, 四川省成都市饮食公司边际成本压力非常有限。此外,一些头部企业并未坐以待毙,而是提前加大了对上游的布局,以锁定资源和成本。

去年 11 月,宁德时代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公布了近年来对外投资的情况,其中就有很大一部分投向了上游矿山,包括 NEWSTRIDE(印度尼西亚镍矿)、青美邦新能源(印度尼西亚电池级镍化学产品湿法冶炼基地)、Kisanfu 铜钴矿(全球最大未开发钴资源项目)、NEO LITHIUM(阿根廷西锂盐湖)、PILBARA MINERALS(澳大利亚锂矿)、北美镍业、志存锂业、天宜锂业、天华时代等知名企业,覆盖了锂、钴、镍等主要锂电材料。

最近一段时间,宁德时代又频频出手,先是在印尼投资近 60 亿美元与印尼国有企业合作开发镍矿并建设锂电池产业项目,随后又拿下"亚洲锂都"江西宜春的最大锂矿。根据最新的消息,宁德时代再融资已获得证监会批复,巨量资金到位后将进一步支撑公司对外的扩张。

2

拒绝噪声

投资者总是习惯于将行业龙头作为判断一个产业兴衰的风向标,作为全球动力电池的绝对霸主,宁德时代自然也有类似的地位,公司一季度业绩的下滑或多或少会对市场信心造成一定影响。

但往远看,停留在这种情绪中并不可取。

"黑天鹅"捕手、著名风险控制大师塔勒布曾在《随机漫步的傻瓜》一书中提出"噪声理论",即越是关注短期信息,得到的越可能是噪声,人们基于这些无价值的信息对未来做判断,结果大概率会事与愿违。

想想自己在投资上所犯的错误就明白了。

一轮行情到来时,很多人都冀图在高低点实现完美操作,并不断根据短期信号频繁买卖,以期通过高抛低吸获得超额收益。但结果却恰恰相反,绝大部分的人都无法拿到一段时间内的所有涨幅,甚至可能产生亏损。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条经验法则:

牛市主要靠捂。

其所揭示的道理正是告诫我们要立足长期与大势,风物长宜放眼量,避免被短期信息干扰。

无独有偶,段永平也有过类似的表达,他曾在雪球写下过这样一段话:

当你迷惘的时候,试试往远处看?看 10 年往往比看 1-2 年要容易很多,看一两年会比看一两天容易很多。

回到当下的动力电池,一季度整个产业的表现就是一个短期的噪声,行业前景与成长逻辑并未动摇。

根据中汽协最新的统计数据,2022 年 Q1,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 125.7 万辆,同比增长了 1.4 倍。作为刚需配套,动力电池出货量同步大幅提升,一季度共装机 46.87GWh,同比增长 140%。

产业经济视角下,新产品或新技术的渗透率轨迹往往呈 S 型特征,即渗透率越过奇点后会加速提升。过往的经验表明,奇点一般位于 5%-10% 这个区间内。

比如智能手机,渗透率从 3% 提升到 14% 用了 5 年,但在随后的 5 年渗透率直接提升到近 70%。再比如挪威的新能源车,2013 年是一个分水岭,此前用了五年才将电动车的渗透率提升到 5.7%,此后 7 年渗透率则直线增长到 70% 以上。

2021 年以来,国内电动车渗透率逐月攀升,从 5.8% 提升到目前的 25%+。可以肯定的一点是,新能源车在中国已经越过奇点,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。

作为命运共同体,锂电池产业没有减速的道理。

3

保持信心

宁德时代的投资者,更没必要灰心。

去年以来,尽管二线锂电池企业不断扩大产能,跃跃欲试,但从现实情况来看,宁德时代还是一如既往地稳坐头把交椅。

根据韩国市场研究机构 SNE Research 的数据,2021 年,宁德时代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达到 32.6%,领先第二名 LG 新能源十几个百分点。

今年 1 季度,宁德时代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到 35%,领先第二名 LG 新能源近 20 个百分点。在国内,则继续以 50% 的市占率傲视群雄。

▲图片截取自 SNE

动力电池的竞争不外乎技术、品牌、规模、产业链布局等四个方面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宁德时代依然是"全科状元",这也意味着短期内很难有公司对其形成真正挑战。

4 月 29 日晚,广发证券电新行业首席分析师陈子坤在央视财经的直播中表示:对宁德时代来说,真正地风险只有一个,就是行业出现颠覆性的技术,而宁德时代恰好选错了方向。除此之外,都是短期扰动。

问题在于,现在根本看不到宁德时代的技术风险。

锂电池技术的升级创新主要集中在材料创新和结构创新,在固态电池、碳硅负极等新型材料的大规模应用落地前,材料上的创新已经触及阶段性瓶颈,降本增效主要通过系统结构的创新。

在结构层面,目前最前沿的技术主要集中在 CTC 和 CTP。

CTP 领域,宁德时代是全球走在最前列的,公司即将发布的"麒麟电池"就基于这一技术。据称,在同等化学体系和电池包尺寸下,"麒麟电池"的电量比" 4680 "还要高 13%,这无疑将进一步夯实公司在业内的竞争力。

CTC 领域,宁德时代同样布局多年。最近有媒体报道称,前华为智能车控总经理蔡建永已经确认加入宁德时代,负责 CTC 电池底盘一体化。随着顶级人才加入,宁德时代 CTC 技术有望提前落地。

此外,在钠离子电池、固态电池等下一代电池技术领域,宁德时代的储备也是最厚重的。

品牌更无需多言。

连续五年登顶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,从特斯拉,到国内的"蔚小理",全球范围内有头有脸的新能源车企几乎都是宁德时代的下游。

规模效应和全产业布局是成本的生命线。

到目前为止,宁德时代还是业内布局上游最猛的一家,现已打通从锂矿到电池全产业链,提前锁定低成本资源。叠加同行难以企及的出货量,规模化效应下,未来成本优势无忧。

除了新能源汽车,储能也很快将成为宁德时代新的增长极。

去年 7 月,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《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首次对储能产业提出明确的发展目标。根据光大证券之前的预测,到 2025 年,我国储能投资市场空间将达到约 0.45 万亿元,2030 年进一步增长到 1.3 万亿元左右。

电池是储能系统中价值量最高的环节,成本占比近 60%,这意味着整个产业最大的蛋糕要被电池企业切走。

早在 2011 年,宁德时代的前身 ATL 就中标了张北风光储输示范项目,正式进入储能领域。2021 年,公司储能电池销量为 16.7GWh,同比暴增近 6 倍,储能业务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提升到了 10.45%。ICC 鑫椤资讯数据显示,截止到 2021 年,宁德时代储能电池产量市占率已成全球第一。

随着政策的落地,储能产业的能见度已经很高了,像宁德时代这样提前布局并长期深耕的企业也将进入集中变现期。

投资,买、卖的是预期。

年初至今,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过一轮深度回调,既然接下来的预期向好,就没有继续看空的道理。

AAB